白砚归

白砚归,基三空巢老咩,花羊是一辈子的事情,可逆不拆。假装自己会写文。

  白佚,乾坤一掷道长,谢云流座下静虚弟子。
  最大的特点是穷,从稻香村到现今,贯穿他生活的一个重要的字。其实原先还好,但是人在江湖,也是要一身装备混的,几千金哗哗地就砸进去了。为了收集校服他也被掏空了不少,变成了现在的朔雪,行走在街上总是能感受到许多视线流连在羊屁股上......道长拿几百金花在给小萝莉买糖葫芦上这种事也干过,收了个小徒弟之后就更加,给徒弟买包裹送金。
  道长混迹江湖这么多年,也没有攒下什么钱,其实原先是有攒的。那是为了一个算不上情缘的花哥,道长以前看到过有个同门为了心悦的花哥,每天攒钱为了三十年后能和他一起放。道长觉得很有意思,便每天黑戈壁跟完矿车就马不停蹄地去巴陵县跑商,骑着他那任务送的小马一遍遍地在巴陵县和洛道间来回。
  可惜后面还没攒够,发生了一些事情,花哥离开了他的生活。想起来也是必然的,要是算起来,道长只见过他四次,第一次是在他刚入纯阳时,那个已经万八装分的万花大轻功掠过空中,出现在他面前。道长和他抱抱了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。后面几次是七夕任务,两人的时间隔开很难在一起做,就分了三次。那一次花哥把他们的好感刷到了策马同游,之后道长想为他在七夕场景里炸个烟花,最后也耽搁了时限。
  道长之后再也没见过他了,偶尔想起来花哥和他说的,今年时限过了咱们明年再去。那时候道长特别喜欢将七夕任务送的桃夭挂件背在身后,即使每次进战时拔剑很困难,他也喜欢,因为挂件上刻着一行小字,他与花哥永结同心。只要看到,他就很开心,想要跟世人炫耀他是自己的,即使没人愿意去看,也愿意抱着那个花哥说要与他做缘定三生的愿望这样过下去。
  那时初见的时候,他知道花哥和他之间的差距,也知道pvp和他这个pvx是走不到一起的。所以之后跌跌撞撞地从南屏山跑到浩气盟找老谢加入浩气,为了和他同阵营。再后来加入了一个大帮会,自己摸索着打战场,每天战场被揍,跑商被劫,黑戈壁一不留神就被黄鸡的风车转死也是常事。装分到了万四之后,道长便懒了起来,因为那个人已经离开了他的生活,为了和他足够相配,能以自己的力量保护他的愿望不复存在。道长也幻想过无数次他们打竞技场,在他危急时在他身边落下镇山河。
  道长对花哥这么好,是因为那个操纵他的所谓的玩家。其实他内心一直有一个不可说的秘密,他自己挺喜欢那个一直在操纵他的小姑娘,从阴山草原到茫茫大漠,都是她一路陪伴。每次她把那个叫屏幕的玩意移到对着他的脸,他就能看到她。其实道长一直知道,小姑娘最喜欢花哥,这也是他为什么会来到稻香村的原因,为了那个花哥而创建的他。
  小姑娘好像并不是很犀利,以致于他经常被揍得躺尸在地上思考人生,或是跟着帮里的人打战场卡得拖了后腿,被帮主点名怼,没过多久被踢了也是可想而知的。帮会换了不少,道长觉得并没有什么,但是小姑娘觉得很对不起他。
  屏幕前的人认为他作为一个帅气道长,不能给他剑纯标配的剑茗夜话老白发,也不能给他骚气纯的金发红发大披风。她觉得道长如果是别人操控的话,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寒酸,但是道长倒并不在意,反而喜欢现在的生活,只要她不走。
  春节的时候有个活动,道长听说了后兴冲冲地约上了徒弟去截图。徒弟带上了几个亲友,他在那勾搭到了一个花哥,因为被周围的人起哄官配啊,在一起什么的。起先道长开着屏蔽,只是听了徒弟的话去盯着一个光头花哥看,后来不知怎么的就聊上了。道长因为以前的缘故并不怎么想撩花,最后也在那耗了一个晚上,没有和徒弟截到图。
  花哥说他要转服去找师傅,大晚上就走了。道长第二天也是自己在灯市里瞎晃悠,一个人逛完截了图。他暗暗觉得有些不好的事会发生,那个小姑娘,似乎很受最近的事情影响,她的一个亲友最近离开了,刚认识的花哥转服,好友列表几十号人里能有一两个在的就不错了。
  剑侠情缘三,人们开着玩笑说的三种玩法,道长几乎都经历了。这一天,小姑娘看了徒弟去到苍山洱海的截图,风景很好看,自己也默默地神行去了。操纵着道长大轻功轻掠过水面,荡开一圈一圈的涟漪,清风常恒,仙鹤相伴。道长也疲惫了整日卷入阵营的打打杀杀,能和那个玩家一直在这里,哪怕永远都是个装分卖萌的小号也好。
  小姑娘让道长神行去了万花谷,花海还是她心里最美的地方。万花谷四季如春从来不下雪,纯阳宫寒凉入骨的雪却从未停过。
  她最后让道长去了稻香村。村里的风景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美,花常开不败。和风与阳光打在道长雪白的袍子上,恍惚间他还是那个刚入江湖懵懵懂懂的少年。道长突然就慌了,一改那从前处变不惊的样子。他好像知道了,她为什么让自己来来回回地逛了这么久。是已经打算离开了吗?
  道长苦笑一下,如果他能的话。他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的弱小,不求上进,一路走来跌跌撞撞。就算是现在,他也无法挽回那个一直陪伴在自己左右的人,他也无法将自己这么久以来的许多话告诉她,道长与那个玩家明明只隔了一个屏幕,却隔了千山万水的距离。
  小姑娘还是点了退出游戏,道长知道自己将永堕入冰冷的黑暗。在确认退出游戏时,他想,江湖这么大,我竟谁也留不住。
  点击确认,道长的意识变得迷迷糊糊,如果这样能将玩家忘记了,也挺好。
  缘起稻香,缘灭稻香,有缘再见。

————
其实私心想打个花羊的tag但是想想还是算了orz道长攒钱给花哥买烟花那段是根据白夜笙太太的羊花文《千金难求》里的,其实我也真这么做了orz文是因为我想a了但是感觉对不起自己的道长所以才有的这篇文,也是记录玩道长这么久以来发生的事吧...还有LOFTER不知道为啥一定要放图而我又不知道怎么弄,所以就放了一张在天街灯市的截图!提前祝新年快乐啦